二肖中特请大胆下注

文苑擷英

于文波 散文——《樓下鄰居朱奶奶》

作者:于文波     時間: 2019-03-25     點擊:5425次    分享到:

樓下鄰居朱奶奶

春柳鳥鳴,未覺伊始卻是三月。

天氣開始變得暖和,小區廣場上鍛煉的人也漸漸多了起來。

在這個小區,一年四季,只要是陽光明媚的日子,在廣場上總能看見這樣一對老人——一部輪椅,還有一個木頭小馬扎。他們總是喜歡彼此交替地坐輪椅,然后換由另一個人推著對方在廣場上慢慢地踱著小步。陽光最好的時候,他們就并排坐著,一個坐在輪椅上,另一個偎著小馬扎靠在旁邊,一起曬太陽,微微地瞇著眼睛,喃喃的、輕輕地在聊著些什么,很是溫暖。

這對恩愛的老人就是我樓下的朱奶奶和她的老伴兒。

三年前,我搬到現在的住處,不知道住在對面的鄰居是誰,到現在也還不熟悉。但卻和樓下住的朱奶奶很熟。

偶爾周末回來,朱奶奶很喜歡到我這里來,總是歡喜地給我講她最近的好多事情。她說她喜歡聊天,希望我不要介意她總來。

這個周末,因為我要搬家,就去和朱奶奶告別。她說從兒子那里回來一段時間了,只是好久沒有見到我,詢問我是否工作很忙,最后還給我帶了路上吃的水果。

我很喜歡這位老奶奶,記得去年一次她來我家,看到我房間墻角堆擺的畫,驚訝地問我:“原來你是個畫家?”我慚愧地看了一眼那些蹩腳的習作,趕緊回了句:“朱奶奶,不是的,我才開始學。”

朱奶奶是河南人,身材很瘦,卻有著一雙明亮有神的眼睛。有一次她和我聊她的孩子們,還提到了她的父親,讓我印象特別深刻。

朱奶奶今年八十五歲了,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父親的模樣,只知道父親的名字。她說母親剛懷上她那年,父親就被帶走“改造”,從此失去聯系。而朱奶奶家里也沒有留下父親完整的照片,一張也沒有。

長大后,母親和叔伯們說她長得很像父親,靠著母親的簡單描述,她內心里一次次地琢磨和刻畫著自己父親的模樣。在成長的過程中,她和母親一直在打聽父親的消息,從未放棄,可惜直到她母親去世,也沒有等到父親回來。

她和我講年輕時自己一個人去尋找父親的經歷。僅僅抓著父親名字這唯一一條線索,輾轉很多個城市,吃了好多苦。一次次地抱著希望去找,一次次地希望落空,到最后依然沒有打聽出父親的任何消息。

“河南鬧了災荒,家里很多親戚都搬走了,我還留在父母結婚時的小屋,也許父親指不定哪天就回來了,我得等。又過了好幾個年頭,我結婚了,孩子們一個個出生,我就再也沒有機會和時間自己親自去找了。最后我們一家也搬走了。”說到這里時,她先是整了一下自己的衣角,然后斜依在沙發里,一雙老手搓了一遍滿是褶皺的臉頰笑著對我說:“孩子,我讀過書,搬走后參加了工作,我還登報繼續找我的父親,可還是沒有消息。”停頓了幾秒,朱奶奶接著說:“我是個可憐的人,我始終都沒有見過我的父親,我也沒有兄弟姐妹。樓下你這個爺爺是個好人,對我很好,現在孫子們也都長大了,都對我好。我過得很滿足,我只是遺憾我從未能見過我的父親,不清楚有個父親是什么感受,我總是無法再知道他真正的模樣了……或許他早就不在了,所以我總尋不到。”

我真看不出一天樂觀向上的朱奶奶原來還有這樣的經歷,心里同她一樣感慨。因為朱奶奶的講話帶有口音,我一直在很認真地聽她講。我很心疼她的經歷,一直安靜地陪坐在她身邊。后來她拉著我的手,還客氣地說占用了我很長時間。忽然,她看了一眼時間,就直接起身說要走,說是不能誤了天氣預報。我記得她以前和我說過,家里除了小女兒,其他的幾個孩子都在外地,每天的天氣預報是必須要看的。每次朱奶奶都執意不讓我送,自己扶著扶手下了樓,我悄悄跟在后面,直到聽見一樓的關門聲才了回屋。

回到屋里,我坐在朱奶奶剛剛坐過的位置,回想她傳奇的尋父經歷和這半生的故事,讓我既同情卻又充滿敬意。我回想著她的話語,腦海里呈現出她在半個世紀前一個人尋父的單薄身影。當然,讓我更難忘的是朱奶奶現在的眼神,從她的眼里我能看到她年輕時的勇敢,也能看到她此番褪盡鉛華的知足和美滿,如今的她可是兒孫滿堂,“家和盡享天倫樂”,我心里也跟著高興。

我記得羅曼·羅蘭說過一句話:世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,那就是在看清生活的真相后,依然熱愛生活。

是啊,沒有神的光環,我們都生而平凡。我很感恩,我的生活里總是不乏出現這樣勇敢的人們,他們總是教會我很多。“河中得上龍門去,不嘆江湖歲月深”,其實,每個年齡段都有漩渦和波浪,也都有鮮花和掌聲,有時候很寧靜,有時候也很艱難。但歲月的神奇之處就是,在經歷了那么多漩渦和波浪后,我們依然選擇善良,依然選擇勇敢。

  (運銷集團  于文波

上一篇:付增戰 散文——《我是江湖中人》 下一篇:黨禮平 散文——《迎春花兒開》
二肖中特请大胆下注